陪护不到位
2021-05-06 20:4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东莞市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,之前的物业公司管理很乱,对“黑陪”也不怎么管。今年8月15日,院方重新招标,让广州盛景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来接手护工业务,希望通过新公司收编现有“黑陪”。“收编了,收费正规化,‘黑陪’的收入肯定会大大缩水,但对于患者而言是好事,既能减少费用,还能避免不必要的纠纷。”

连日来,刘丽华和100多名同行聚集在市人民医院抗议,希望院方能允许他们和正规护工共存。有关负责人19日表示,由于没有具体的部门对“黑陪”进行管理,所以造成了乱收费、偷盗财物、打骂医护人员等一系列“安全危害”,甚至还出现过虐待病人事件,“对医院来说‘黑陪’就是一颗‘毒瘤’,从东莞市卫生局到正规护工都支持我们清除他们。”

据了解,东莞市卫生局希望全市各医院都能建立一支正规的护工队伍。市人民医院、中医院、企石医院等从2006年开始就陆续实行后勤社会化,通过招标的形式招募服务公司,由服务公司招人为病人提供护理服务,所有护工由各公司和病区的护士长、护士共同管理。

在和记者对话时,刘丽华很抗拒“黑陪”、“黑护工”这类字眼,她说:“我们的确没有学习过专业的护理知识,但也是靠自己的劳动所得吃饭的,有什么黑不黑的?我现在已经能听懂东莞话了,很多病人都是熟客介绍的。”

“我们院内正规的护工有两百多人,‘黑陪’则有两三百人,其他医院的情况也大同小异。”该负责人说,如果“黑陪”能遵守医院各项规章制度,那院方是欢迎的,可实际情况却让人很头疼。“有些‘黑陪’收了费却不提供服务,晚上睡觉时病人要上厕所却叫不起床;有的对一些中风、长期卧床、儿女不在身边的病人大喊大叫,甚至掐、捏虐待病人。”“黑陪”在收费方面更是虚高,正规的护工收费是每天100元,但“黑陪”一般每天收费180-200元。

在医院干了十几年护工的刘丽华,也没有健康证。她2001年初到东莞时是在一家物业公司做保洁,后来从老乡那里得知干护工更赚钱,还不用受人管,于是干上了这一行,现在她老公、妹妹、妹夫都在东莞市人民医院做护工。

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赵书山教授认为,国内不少城市有较为成熟的做法可以借鉴,譬如宁波,护工要拥有健康证并经过专业培训,上岗时统一着装,服从院方管理,派遣机构还要向社会公示服务收费标准。

“我们算是自学成才”,刘丽华说,现在什么病情的患者她们都会接,凭的是多年自学和积累的一些护理经验。“做这个技术含量不高,平时主要是伺候病人吃喝拉撒,推去做检查、陪着聊聊天什么的。一般每天收费100-130元,价格都是跟患者家属口头商定的,一个月下来大概能赚3000多元。”

19日上午,羊城晚报记者在东莞市人民医院和莞城医院住院部的厕所、过道等处发现墙上贴着些陪护小广告。记者拨打其中一个电话号码,假称自己的亲属在骨外科住院想找护工。一名男子在电话里说:“24小时陪护,180元一天;12小时陪护,晚间收费100元。”记者询问对方是否学过护理及有没有健康证,男子表示,自己一家人在医院里做了五年陪护,都很有经验,“健康证没什么用,护理知识也都是自学的,如果我们真有问题,哪还能在医院里做这么久?”

对于“自学成才”这个说法,东莞市护理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并不认同:“护工还是需要一些专门技能培训的,比如翻身叩背、喂水喂药等医学常识和护理知识,特别是手术后的病人,如果护理方法不对,可能耽误甚至阻碍病情康复。”

“陪护不到位,如果医护人员进行指导和教育,有些‘黑陪’不仅不听,还出言辱骂甚至拿凳子追打医护人员。此前还多次发生过‘黑陪’偷盗患者财物的事,偷了东西一走了之,什么身份信息都没有,失主找人也找不到。”

除了收编,院方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去解决“黑陪”问题。企石医院的工作人员称:“对于规范和管理护工,目前在制度设计上仍是一片空白。医院没有执法权,不能强行清理‘黑护工’,只有他们影响了正常医疗秩序时,医院和有关部门才能管他们,但也只能说服教育,无权处罚他们。 ”这位人士建议成立护工协会,出台管理规定,规范护工市场。

据悉,企石医院此前在收编“黑陪”过程中也遭遇了对方的围堵,双方还发生了肢体冲突,直到警察到场才制止了打斗。

东莞市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则表示,政府对护工行业没有从业资格方面的政策限制,属于“零门槛准入”,导致该行业良莠不齐。此外,在收费政策上也是空白——现行的医疗服务价格项目中没有“护工费”这一项。这位负责人说,相关部门应制定准入标准,让护工接受专业培训,经考核取得上岗资格后才能从业。

据东莞市人民医院统计,目前住院病人的投诉中,有关“黑陪”的占60%-70%,其中每十个投诉最少有一个是说“黑陪”打人的。“病人家属才不管是不是‘黑陪’,反正只要出了事,他们就找医院,‘黑陪’严重影响了医院的声誉。”

黄小姐的妈妈曾在市人民医院柔济分院肛肠科住院,对于“黑陪”的强势她深有感触。由于白天要上班,黄小姐在邻床护工的介绍下聘请了一名年约40岁的女护工,“当晚病房内很脏,值班护士交代护工清理好卫生,可是她只简单地拖了地。我要她再弄干净点,她语气十分不耐烦地说那些不是她做的,是清洁阿姨做的。我说要去找医院投诉,她竟说‘你去投诉啦,我才不怕你’。”

在“黑陪”围攻下,市人民医院向公安部门求援。上周四下午,一名参与围攻的“黑陪”被警察带回派出所,但由于未构成刑事犯罪,该“黑陪”当晚就被释放,第二天她再次到医院讨说法。院方有关负责人无奈地说:“我们现在只能增派保安维持秩序,上周六周日,十几名‘黑陪’还打砸了盛景物管公司,我们会把相关录像提供给警方。”

在东莞市人民医院保卫科一名工作人员看来,如今“黑陪”已到了欺行霸市的地步:“很多病人刚进医院,不知道正规护工的收费标准,就由‘黑陪’自行开价。如果你入住一床,那二床的‘黑陪’就会向你推荐其老乡,病人很容易被蒙骗。要是有护工或医护人员私下向病人透露‘黑陪’的猫腻,一旦被发现不是被骂就是被打,所以大家也不敢说。”

得知院方的“收编”计划后,刘丽华等人一致反对。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:“被公司收编的护工和我们干的活是一样的,每天还要向公司交20多元管理费。好处是工作相对稳定,不愁找不着活。我们虽然赚的钱全归自己,但找活也全靠自己。现在我们就两个想法:要么收编后每天的管理费只交5-10元,要么院方允许我们和公司派遣的护工共存,大家各干各的,否则我们会一直抗议下去。”

据东莞市人民医院有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全市各医院的护工分为两类:一是根据病人需要聘请一对一服务的“专陪”,这部分人由公司登记在册,统一收费标准;二是没健康证不愿意受公司管理的“黑陪”,这些人多数单独在医院揽活儿,不与病人家属签订劳动合同,价格往往口头约定,责任、分工更是不明确,极易引发纠纷。

双方相持之际,8月15日矛盾升级了——一位护士长被十几名“黑陪”围困近7个小时,中途不准其吃饭、喝水、上洗手间。记者从市人民医院提供的一段视频监控还看到,数十名“黑陪”将医院行政楼团团围住,并追打保卫科一位工作人员。据悉,一旦得知病人需要聘请护工,“黑陪”们就冲进病房,将物管公司指派的护工赶出去。19日,一名患者向院方反映,有几名“黑陪”恐吓她,不准她聘请由物管公司提供的护工。

今年43岁的刘丽华(化名)是湖南邵阳人,没有健康证也没有经过护理专业培训的她,已经在东莞市人民医院做了十几年护工。目前,像她这样的“黑陪”已经霸占了东莞各医院护工市场的半壁江山。如今,随着多家医院相继启动“黑陪”收编工作,她们正面临下岗危机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henxyi.cnku游娱乐app在线_澳门澳门贵宾厅在线网站_海南新时代赌场在线版权所有